首页 > 新闻 > 新闻报道 >正文

谭盾执棒深圳交响乐团 纪念武满彻奏响“水乐”

作者: 深圳交响乐团 , 发布日期: ,浏览:975

读创/深圳商报记者 祁琦

▲谭盾

作为深圳交响乐团的首席客座指挥,著名音乐家谭盾将于6月15日晚再次执棒深圳交响乐团,在深圳音乐厅演奏鲍罗丁《鞑靼舞曲》、谭盾《水乐》和穆索尔斯基的《图画展览会》。当今中国乐坛新生代“现代与传统”兼备的活力青年打击乐独奏家荣辰初,将担任《水乐》打击乐独奏。

▲武满彻

为纪念武满彻而作

谭盾的《水乐》是为了纪念自己的老朋友、日本作曲大师武满彻而作。1996年的一天,谭盾在旧金山机场候机,听到了武满彻去世的消息。谭盾不敢相信,因为几天前武满彻还从医院写信给他,说一切都好,正在构思歌剧。“我当时很悲伤。他真的一生都在写自然、梦自然,把东方人心里的自然美,留给了在世的人。”当时谭盾有一份冲动,想用大自然的声音写一首曲子纪念这位大师。

后来纽约爱乐乐团请谭盾为即将来临的21世纪写一部交响乐。“我说我想用水来写,他们说只要你不把乐队给淹了,怎么写都可以。”于是1999年谭盾完成了《水乐》,作品是由世界著名指挥家克特·马祖指挥纽约爱乐和其首席打击乐克里斯多夫·兰在林肯艺术中心首演。在这部交响协奏曲中,谭盾尝试了以水作为乐器的可能性,并进一步探索水的各种声音,其有形无形的灵性和它为人类文化所带来的象征意义。

谭盾儿时在湖南乡下和外婆一起长大,那时他是个赤着脚的野孩子,常听着浏阳河畔的堂客们洗衣、洗菜、洗澡和拨水的声音。“外婆是个菜农,我也常帮她浇水、种菜。”儿时有机的生活环境为谭盾埋下了后来创作“有机音乐”的种子。“我记忆里,湖南乡下的村子总是山清水秀,雨后的空气总是沁甜沁甜的。《水乐》中有我心里的那份回归感,更有水的音色和节奏带来的生命歌赞。”

在创作《水乐》时,谭盾觉得最难的是把水的音色、形态和交响乐队融在一起。“后来,我在创作旋律的动态和器乐演奏方法时,决定尽量去捕捉、模仿水的音形、空间感和水的韵律。”这样,谭盾一方面有效地融合了水与交响乐队,也创造出许多新的交响乐队的音色和新的演奏技法。“总之,《水乐》带我回家了。”

谭盾在纽约留学时,曾在纽约上城的古根汉姆现代博物馆和辣妈妈实验小剧场里演他的水乐器。“那时我对水的声音、水的形状以及水和人类心灵的互动已发生了极大的兴趣。”当时谭盾还和世界知名的克罗诺斯弦乐四重奏乐团及吴蛮“玩水”,因此在1995年写成了一部《鬼戏》。后来在2000年为纪念音乐之父巴赫又作了《水祭:复活之旅》,在这部作品中,谭盾想象耶稣和释迦摩尼在对话。

▲谭盾演奏“水乐”

“鼓王”荣辰初担任打击乐独奏

在这场深圳音乐会上担任《水乐》打击乐独奏的是荣辰初。她善于将打击乐的形式融合生活、融合创意、融合自然,将音乐的多元化结合专业的技巧和诠释创造了许多独一无二的音乐与艺术,现就读于美国新英格兰音乐学院。她被国外多家媒体誉为“极富有技巧、音乐魅力于一身的全能音乐家”。

荣辰初在上海音乐学院学习期间便活跃于世界各地,曾斩获香港活力鼓令24式擂台赛冠军,享有“鼓王”称号。2014年在新加坡首届国际华人打击乐比赛重奏组中荣获金奖;2013年在希腊雅典世界打击乐比赛中,荣获专业组打击乐第三名,刷新了上海选手在世界打击乐比赛中荣获奖项上的零突破。从2007年开始,荣辰初先后应邀与阿姆斯特丹交响乐团、多伦多交响乐团、法国里昂国家交响乐团、香港中乐团、中国国家交响乐团、上海交响乐团等合作演出。

2016年7月和11月,荣辰初跟随谭盾分别赴美国洛杉矶盖蒂中心和纽约亚洲协会进行《敦煌遗音》的讲座表演,其精彩的压脚鼓演出大获好评;2010年开始受邀与谭盾合作有机三部曲《垚乐:大地之声》《纸乐》《水乐》及《钢铁》音乐的打击乐独奏演出,获得了广泛肯定,被誉为“不可多得打击乐新生力量”;在与昆曲艺术家张军合作“Kunplug”系列演出中,划时代地挑战、尝试了昆曲与中国现代打击乐的跨界碰撞。

▲打击乐演奏家荣辰初

奏响穆索尔斯基《图画展览会》

音乐会下半场演奏的《图画展览会》是俄罗斯作曲家穆索尔斯基的代表作,原为钢琴组曲,后代音乐家将之改为管弦乐版。创作灵感来自穆索尔斯基去世的友人维克托·哈特曼的绘画遗作展览会,乐曲由与“图画”有关的10首小品,以及有间奏功用的“漫步”主题组合而成。这10首图画分别是“侏儒”、“古堡”、“杜伊勒里宫的花园”、“牛车”、“鸟雏的舞蹈”、“两个犹太人”、“利莫日的市集”、“墓穴”、“鸡脚上的小屋”、“基辅的大门”。

《图画展览会》表现了穆索尔斯基独有的大胆的创造性,因此,它不仅是穆索尔斯基的代表性器乐作品,也是19世纪俄国最有独创性的乐曲之一,时至今日仍然很受欢迎。乐曲的出版是在穆索尔斯基逝世后5年、1886年在里姆斯基-柯萨科夫的努力下才得以完成的,现在一般演奏的是拉威尔改编的管弦乐曲。

读创编辑穆砚